福報佛學院

2021-01-13

【老師的話─念佛的真義】

文/慧昭(佛光山叢林學院男眾學部院長) 二○二○年最後一天為彌陀聖誕,佛光山轄下多數別分院道場舉辦「彌陀佛七」,而叢林學院男眾學部學期中也會以念佛作為修持。說到念佛,念佛的真義是什麼?「念」上面一個今,底下一個心;佛是覺者,也就是覺悟的人。念佛的真義就是今心(當下的心)都在覺悟之中,當下的心要覺悟什麼? 一、宇宙的真理實相。宇宙的真理實相是什麼?就是緣起性空。何謂「緣起性空」?緣起屬於「有」的部分,一般稱「緣起有」,屬於世俗諦;而它的體性是「無自性」,無自性就是空性,屬於勝義諦。緣起性空在佛教有很多表示方式,如諸行無常、諸法無我、諸相非相、諸心非心,或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等,都是緣起性空。 佛教之所以講無常、講無我、講空,主要有兩個目的:(一)要我們不執著而放下,因為放下才能得自在;(二)要我們把握當下的因緣,該做的事要趕快去做,該辦的事要趕快去辦,否則無常一到,可能就沒有那個因緣了!所謂「把握當下即是無限的未來!」 二、阿彌陀佛即是我心,我心即是阿彌陀佛。古德云「念佛無非念自心」,自心是佛,自心做佛。我們當下的心要覺悟我心即是阿彌陀佛,我心即是佛心。什麼是佛心?佛心者,就是大慈悲心,佛心者就是喜捨心、智慧心、解脫心、清淨心、包容心、平等心、無住心!能夠心無所住,才能做到阿彌陀佛的無量光、無量壽,只要心有所住就不可能無量! 三、淨土即此方,此方即淨土。古德云:「人人分上本有彌陀,個個心中總為淨土;了則頭頭見佛,悟來步步西方。」這首偈語的大意是說,淨土就在每個人的心中,能夠了解這個道理,則看每一個眾生都是佛,所走的每一步都是西方極樂淨土。 四、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六祖壇經》:「自性若悟,眾生是佛;自性若迷,佛是眾生。」佛是已覺悟的眾生,眾生是還在沉迷的佛。自心是佛,自心作佛。所謂「原同一種性,只是別形軀。」為什麼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因為心佛眾生三者皆是空性,一切法空平等,無有高下。能夠覺悟此理,對他人就能尊重包容,對自己就能自我肯定,對眾生就能平等對待。 祈願大眾能如實了知念佛的真義,念出自心的慈悲、喜捨、智慧、包容、平等、清淨,念出真如佛性,念出自心的淨土。最後以一首偈語跟大眾共勉:「念念彌陀心相繼,不假方便自心開;若能了知念佛義,西方淨土步步生!」 ...

2021-01-06

【老師的話─迷妄之心】

文/覺軒(佛光山叢林學院女眾學部副院長) 《維摩詰經》是充分演繹「不二」的一部經典,其中〈菩薩品〉裡提到,一回,持世菩薩獨處靜室時,魔王波旬化做帝釋天面貌,帶著一萬兩千位天女,伴著鼓樂絃歌來到了菩薩的靜室,合掌恭敬地站在一邊。持世菩薩一時未覺,果然誤將波旬當作了護持佛法的帝釋天,引出維摩詰居士與波旬的精采對話與互動,以及一段度化天女們並授與無盡燈法門的因緣。 獨處靜室的菩薩與鼓樂喧鬧的眾天女,呈現出兩種極端的情境,菩薩隨境界向波旬所說之法,更反映了人心在獨、眾、靜、鬧兩種極端間,看似不能妥協的對立性,殊不覺一念靜鬧,便是妄心分別掀起的滔天巨浪。影響所及,隱藏在恭敬態度下的不軌之心,和為達目的所表現出的虛偽順服,便已不是動念的持世所能洞察得了了。 持世就像囉唆的長者,告誡鼓弄陣仗的偽帝釋波旬,提醒他不要揮霍自己的福報,要能觀五欲無常,不要貪著色身性命,要重視自己的法身慧命云云。波旬早知道菩薩會這樣碎碎念,順勢要將天女眾全數留下供養持世菩薩,協助整理打掃環境,菩薩立即嚴肅表示,這種供養對沙門的不適當。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菩薩先是落入靜鬧的對待中,又在沙門相中有了是非取捨,正是一念不覺念念生迷。就在這個時候,維摩詰出現了,他一語向持世菩薩道破來者不善,是包藏禍心的魔王波旬而非真帝釋,當然這分看似盛情的供養,更是不懷好意的了。繼之轉而向波旬說,自己倒是不介意可以接受這些天女眾們。 維摩詰這一點破,反而讓波旬進退兩難,只得勉為其難地將天女轉送維摩詰,以化解自身的處境。 緊接著維摩詰便直向眾天女們說,既然波旬已把大家送給自己,那麼大家應該要進一步地發菩提心,維摩詰並隨他們的因緣說相應之法,令天女們都發起了無上道意,不但如此,更勉勵他們,發無上道意後就要以法樂自娛,不要再沉溺於五欲之樂。 〈菩薩品〉的最後,波旬眼看天女們都將離己隨維摩詰而去,便提醒天女們要隨自己回魔宮,沒想到受到天女們的拒絕,波旬轉而向維摩詰要求他捨諸天女。天女為此問維摩詰,返回魔宮之後當如何在法上用功?維摩詰便授以其無盡燈法門,要開導眾生令眾生發菩提心,便能令法燈相續,道意不盡。 持世菩薩的魔考不在外,就如世尊在證悟前也有降魔的歷程,來勢洶洶的魔原是自心貪愛與瞋恚。在日落之前,世尊認清了心魔之源,同時入大慈三摩地,於是魔境瞬間轉化成清涼菩提。世間沒有真壞人,只有一顆陷入迷妄的心。 ...

2020-12-30

【老師的話─空花佛事】

文╲妙南(佛光山叢林學院院長) 佛光山每年的水陸法會,最能映現「空花佛事、水月道場」的真實不虛,從壇場布置、法器唱誦、香燈佛事,幾個月的籌備張羅,總在結束的隔天,山上恢復平靜,學子們靜默著回到課室,僧人們如昔回到客堂、辦公室,辦道用功。每一個剎那,在集體創作中緣起緣滅,幾乎感受不到無常的存在,卻又快速得令人瞠目結舌。 想起《方廣大莊嚴經》中談到:「念念相續,無有實法,猶如谷響,聲不可得。」萬事萬物猶如山谷中的一聲迴音,即起即滅,是不真實的,沒有一個不變的存在,於是想要宣稱自己花了多少努力、做了多少事情、有了多少成就,總是愁嘗苦果。但也因為曾經努力過,只要不執取,照著原有的勢力串流、相續繼起,便能創造出更多前進的彈性與向上的可能性。 記得學生時期,懵懵懂懂跟著學長負責藥師壇,每天晚上十點關了殿門,悉心護燈,雖然不知道是否有足夠的功德,可以結出燈花舍利,但是至少一心一意,要虔誠懇切的供養諸佛菩薩。十多年後,慢慢看懂法務師兄長的堅持與角度,明明是空花水月,卻每一件事情都堅持到位,一朵花的供養、一條桌布、一條流蘇的定位,都在考驗一個香燈法務的細膩。 於是過去只喜歡閱讀經典的我,總是一次次在師兄長的身上,看見他們將經典義理落現在現實法會的認真嚴謹。每當我在心裡想著法會時間很短,兩個小時就結束了,再美的布置終將被拆卸落幕,可以不用太當真的同時,卻跟著法務師兄,一次次將桌子從東邊搬到西邊、從左邊搬到右邊、香末要炒乾、為了要哪一尊地藏王菩薩上台,反覆斟酌。然後在法會還沒有開始之前,師兄長已經在討論下一次的布置如何可以更好。 當下我詫異的不只是無常,而是在無常迅速中,佛門中教會我,只管活在當下,看見呼吸,常與無常都不值得執取的現實。無怪乎,佛教的〈無常偈〉上段「諸行無常,是生滅法」,告訴我們不管懂不懂得無常,都活在無常迅速的世界當中;而下段則是「生滅滅已,寂滅為樂」,如何在生滅之間,覺察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安住當下、盡其在我,才能真正在空花水月的佛事中,體證寂然的樂趣。 法會即將圓滿,但盼亡者導歸極樂,而禮拜者在與經文法義的交會中,建設人間淨土。今年我看著榜文上面的「以法利生」,感動以法為師、以法相會、以法利益眾生的宗趣,是人情、萬物來去之間,唯一不變的真如。但願每年的「打水陸」,因緣來去之間,真能引領佛子證得真實意,剋期取證。 佛光山短期出家修道會 2021/1/25-1/31邀請您一起活在當下 ...

2020-12-24

【老師的話─華嚴四法界】

文/慧昭(佛光山叢林學院男眾學部院長) 佛光山最近舉辦萬緣水陸法會,除了內壇,還有外壇各壇口的佛事,如大壇、藥師壇、淨土壇、諸經壇等。 叢林學院男眾學部負責華嚴壇,包括整個壇場布置及領眾恭讀《華嚴經》。 《華嚴經》的主要思想為「法界緣起」,屬於四法界中「事事無礙法界」的內容,是四法界中最高的境界。 「法界」是指由佛心所顯現的宇宙萬法,一心含攝四種法界,即事法界、理法界、理事無礙法界、事事無礙法界。 一、事法界:指宇宙間萬事萬物的千差萬別現象,如山是山,水是水,人是人,花是花、魚是魚等,所有萬事萬法各有其千差萬別和特色,即是事法界。 二、理法界:雖然宇宙萬物在事相上各自不同,但是在思想、真理上,真如本體只有一個,宇宙法界唯有一心,這是我們共尊的一種美德。如天有天理、人有人理、地有地理、事有事理、物有物理、法有法理等,一切諸法,一切道理,都有其各自的規範、原理,稱為理法界。 三、理事無礙法界:即理由事顯、事待理成、理事圓融。理,指的是道理、名相。道理、名相是需要實際事項來加以顯示說明的,譬如水陸法會,它只是一個名相、道理,如果沒有透過實際事項的參與或運作,我們可能就不知道什麼叫做水陸法會。事待理成,即一件事情的完成,需要具備各種的因緣條件,理,就是因緣條件。 四、事事無礙法界:即一多相即、大小互融、重重無盡。譬如以地球來說:地球既是一,也是多;既是大,也是小。怎麼說呢?因為地球是一個,雖然是一個,卻含容了眾多大海、山河大地、無數萬物等;另外,地球很大,雖然地球很大,但在整個宇宙日月星辰中,它也只是一個小亮點,所以地球既是大,也是小;既是一,也是多。同理可證,宇宙萬法,包括每一個人、每一棟房子、每一個眾生、日月星辰、山河大地等,無一不是一多相即、大小互融、重重無盡! 總之,華嚴四法界的真義,即宇宙萬法相互融通、一多相即、大小互融、互為緣起,重重無盡。如佛陀當初於菩提樹下、金剛座上所證悟的法,就是緣起法,一個佛弟子如果不懂得緣起法、因緣法,還是佛教的門外漢。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於《貧僧有話要說.人間因緣的重要》也說到:「因緣就是真理,擁有因緣,就是擁有真理,擁有真理,就擁有世界的一切。」所謂「認識重重無盡華嚴會,恍悟自身佛法富貴人。」誠不虛也! ...

2020-12-18

【老師的話─老病死生】

文╲覺軒(佛光山叢林學院女眾學部副院長) 在每個人的一生之中,總會遇到幾回老、病、死、生的課題。老、病、死、生,是我們的心靈導師,又與我們最為親近,它們的示現,總能深深觸動人心,讓人開始認真思考生命、思考人生。 幾年前,我唯一的兄長因心血管疾病,兩個月內動了兩次心臟大手術,病況一直未見好轉,感染、併發症一個接著一個發生,母親擔驚受怕,更捨不得孩子受病苦的折磨,每天往返醫院,在加護病房外苦苦守候。我擔心母親一個人突然要面對孩子來勢洶洶的病痛,身心承受不住,所以當時在南美洲服務的我,申請轉調回到台灣。在反反覆覆進出加護病房,苦撐了四個月之後,哥哥還是以五十歲壯齡,敗血症病逝。 我的父親學佛多年,對生死看得很淡,一向不避諱談生死之事,早早就把他的後事交代給了我。父親一發現肝癌便是末期,醫生告訴我們沒有任何治療的方法,只能盡量減少惡化過程的痛苦,老人家平靜接受,慢慢的,父親昏睡的時間愈來愈長,偶爾醒過來講兩句話,也像是在說夢話一般,雖然如此,還是在他僅有的片刻清醒時分,告訴了我他選擇哪一天離開,可以說,讓家人做足了心理準備。在他肝癌往生後,第一次我感受到哥哥懂得體諒家人了,懂得珍惜與母親相處的時光。 老、病、死、生確實是人生最深刻的課題。佛教有一位大居士維摩詰,他與文殊菩薩同樣具有洞明宇宙人生的智慧,他為了協助佛陀應世宣化,以「病」為善巧方便,為大眾開示中道實相不二的智慧,啟發了無數的佛弟子。 維摩詰居士不但剖析了平常人受制於偏見和執著所引發的種種身心疾病等問題,更揭櫫諸佛菩薩,為能療治眾生病而與之同病的大悲情懷。他告訴我們,面對自己身心不調之病時,體證色身心法不離緣起性空的佛法深意,同時也提醒我們探視罹病眾生時,該如何以佛法寬慰人心,如此我們也能從中漸漸地領悟生命的真諦。 ...

第一頁 1 2 3 4 5  ...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