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叢林文選 > 文選內容
生活有規律病痛自愈  
依清法師 | 20170622    
     

在家裡原本是病貓一個,天天離不開藥的我,就讀佛學院之後,由於生活有規律,我的頭暈、嘔吐的毛病,竟然不藥而愈……
民國六十一年(1972年)十一月,我參加了佛光山第五期信徒講習會,五天的佛學課程,深深地吸引了我。
回家後,我念念不忘佛光山,我從小吃素,想知道更多的佛理,因此就向爸爸說明我要去佛學院的意願,但是他沒答應。不過我還是常常找機會說服他,每次都講到爸爸發脾氣,我才趕快溜開。
隔年三月,爸爸終於點頭讓我去就讀佛學院。很高興,我終於來到佛光山,感謝大師、慈莊法師、慈容法師、慈嘉法師、依如法師等的愛護。
我在家時,雖然是在爸爸的診所協助打針、配藥的好助手,但是也是病貓一個,天天離不開藥。就讀佛學院之後,由於生活有規律,我的頭暈、嘔吐的毛病,竟然不藥而愈。
佛門裡講求挑材運水都是禪,行堂、典座、出坡打掃,都是佛學院學習的課程。佛門的出坡就是社會上所謂的勞動服務,當時的佛光山還是在初創期,三餐煮飯不是用瓦斯,而是燒材煮飯,因此好天氣的時候,我們同學就由老師帶著上山撿枯枝落葉。
荔枝成熟時,老師帶我們去採荔枝。最高興的就是能爬上樹幹親手採荔枝,不過由於荔枝支幹很脆弱,承受不了體型太重的同學。記得有一次,一個60公斤的同學爬上去,採得正得意,突然聽到樹幹「劈!劈!」的聲音。
我們緊張的在樹下大喊:「炯碧!快下來,樹要斷了!」
說時遲,那時快,炯碧還沒會意過來就「碰」掉了下來了。還好樹不高,只飽受虛驚一場。
談到炯碧這位同學,剛入學時,她睡上鋪,我睡下鋪,因為她比較胖,只要一翻身,我就像風雨中的小船搖搖晃晃,連續三個晚上我都無法安睡。第四天我跟老師說:「請給我鎮靜劑,我實在無法入睡。」
老師知道原因之後,馬上跟我調換床位,我終於又能安心的學佛了。
在佛學院的時候,發現自己最大的改變就是,以往遇到不如意,馬上會想到「回家」,可是在佛光山不管遇到任何困難,「回家」這兩個字從不會浮現在腦海,也許自己真的跟佛光山有緣份。
當年上佛學院並不是為了生脫死或普度眾生的抱負。因此,就讀兩個月後,有一個同學約我說:「喂!以後我們一起出家好嗎?」
我直截了當的回話說:「打死我也不出家」。
因為當時只是想來研究佛學而已,根本不懂什麼叫學佛?更不懂什麼叫發心?我真的把它當作一門學問在學習。
但是人的因緣是很難預料的,六月份我才跟同學說「打死也不出家。」可是,十一月我就迫不及待的出家,受戒去了。
也許我跟藥師佛真的有緣,我第一次皈依佛門是藥師法會,出家剃度典禮也是藥師法會。
出家後,由於我有護理經驗,因此,我被派到學院醫務室為全山大眾服務。如果遇到感冒流行期,經常還要半夜起床去幫助配藥、打針。雖然白天又要上課比較疲倦,不過這是我的工作,我忙得很歡喜。想到佛陀捨身飼虎,割肉喂鷹,這一點點算什麼?
不過,有一點要跟大家分享的是:佛菩薩真的會護佑我們。例如:每到期中考、期末考,也許是心理壓力,不少同學在這時候會生病,因為有一次在學院醫務室忙到天亮。
第二天,是<中國通史〉期末考,雖然一夜沒睡覺,我卻考了九十八分,這是龍天護佑。也許我經常在上課時很認真聽老師講課的重點,下課後又有複習的習慣。
其實,學院生活是多彩多姿的,大師是一位很慈悲又很懂人性的高僧,民國六十二年五月十六日,是佛光山的開山紀念日,也是接引大眾的朝山會館落成。在一個星期前,大師犒賞全院同學到朝山會館住一夜,由於枕頭很高,隔天好多人扭到頸項。當時大師還說:「你們可以撥電話給總機,請服務人員給你們茶水。」結果我們真的毫不客氣的要求服務,搞到那些服務小姐人仰馬翻,但是彼此都很興奮。
我是過來人,佛光山是一個值得我們親近的道場,歡迎有緣人一起來學佛。


........................................................................................................................................................
 
發表你的留言
姓名
E-mail
留言內容